• 设为首页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  首页  >> 企业文化  >> 百花园  >> 正文    

    为父亲洗脚

    时间: 2019年04月08日    点击量: 321     来源:达竹公司—斌郎煤矿   文作者:周温香  

    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,话少,一辈子和黄土地打交道。自春节生了一场病之后,愈发地深默了。

    国庆回了趟家,看看他。

   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,我来到父亲房间,想陪他一会儿。不过晚上八点钟的样子,他就准备睡下了,天气微热,他的一只腿伸在被子外面。我想给他盖上被子,看到他的手指甲和脚趾甲都有些长,便拿起指甲刀修剪。

    父亲向来不喜用指甲刀,总是用剪刀,剪出来的指甲形状不好看不说,还很尖。年纪大了,眼睛不好,也剪得少。

    我注意到父亲的手指甲缝里都是黑乎乎的,藏着泥土。有的被他自己用牙齿咬的残缺不齐,奇形怪状;脚指甲里也有着黑乎乎的存泥,有的还斜刺着往肉里长。有一只脚趾甲大概都有一厘米长,往下生长着。我突然心里特别难受,抬头看了看天花板,忍了又忍,才没让眼泪掉下来。

    我盘腿而坐,拿一张报纸垫在床上,把父亲的手拿过来,小心翼翼地一点点修剪,很快就剪完了手指甲。我抱起父亲的一只脚,放在我的腿上,先剪掉最长的那个脚趾甲。父亲的两个大拇趾甲,又厚又硬,我用足了力气来剪,突然他“哎哟”一声,我紧张极了,忙问剪到肉了吗,他不说话。为了不再剪到肉,我歪着头,一点一点细心地往里剪,剪完后再用指甲刀自带的锉刀挫平,像是修剪着一件艺术品。

    终于,剪完了所有的脚趾甲,我长舒一口气。我打了一盆温热水,想给父亲洗脚。他起身,披了件衣服,默默地坐在床边,任由我摆弄。我把他的秋裤尽量往上拉,让双脚泡在水盆里。父亲的脚并不光洁,甚至是丑陋的。二十多年前的一场车祸,父亲的腿被翻过来的农用车压住,任车内滚烫的水淋到腿上、脚上,多年过去了,原本烫伤后皮肤成了淡红色,逐渐变成深红色再变成紫红色,第一次见的人,一定觉得很恐怖。但我并不嫌弃,而是心疼他遭过那么多的罪。我用手轻轻地搓掉脚上的污垢。我把每个趾甲缝都搓了,脚上的皮肤也一点点地搓。摸着他粗糙的脚,那一瞬间我满怀深情,父亲的这一生真不容易,养我长大,供我上学,教我做人。而我却由于求学在外,工作在外,远嫁到外地,不能常陪父母左右,成了自己最大的遗憾。下次,我什么时候才能再给父亲洗脚、剪趾甲呢?想到这里,我的眼泪又差点掉了下来。

    水凉了,我加了些热水,又继续搓。搓得差不多了,我抹了些肥皂,又慢慢地揉了一遍,最后,换了盆清水,清了一遍。

    父亲的情绪很好,虽然没说话,但是看得出来他很享受这个过程。

    想起前几天著名歌手费玉清因为双亲的离世而选择告别舞台,有个评论中说了一句话:父母在,人生尚有来处;父母去,人生只剩归途。庆幸我的双亲都健在,我下定决心:今后无论工作多忙,一定要抽出时间,常回家看看,陪陪父母,安慰一下他们孤独寂寞的生活。

    祝愿普天之下所有的父母亲都健康快乐、永远幸福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责任编辑:石亚娟
    CoypyRight 2000-2010 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
    联系我们 ICP备案: 蜀ICP备120048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