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设为首页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  首页  >> 企业文化  >> 百花园  >> 正文    

    花,你同意不同意?

    时间: 2019年04月08日    点击量: 875     来源:广旺公司—代池坝煤矿   文作者:李小英  

    和朋友到河边散步。岸边一棵白玉兰开得正盛,花朵硕大,像莲花一般伸向四方,中间露出紫色的花蕊,颜色搭配得近乎完美。风来,白玉兰花随风起舞,一阵淡雅的花香立即入鼻。细看,白玉兰就像圣洁的精灵,亭亭玉立、袅袅身姿,风韵独特,开得那么纯粹,连叶都是多余的,每一个花瓣上都凝着一层淡淡的从容,用不了几天,这些从容就会被二月的春风裹上一层绿意。

    朋友扯过一支最低的树枝,将一朵白玉兰捧在手上说:“这些白玉兰花,是可以入食的。”这样说着,正待摘下这朵玉兰花继续演示如何入做成食物时,身边不知何时冒出了一个小姑娘,紧张地盯着我们,喊着:“阿姨,不要摘花。”她也就是六七岁吧,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。

    我蹲下身,逗她:“小妹妹,为什么不能摘呢?是你们家栽的花吗?

    “不是我们家载的。但是你们不能摘。“

    “为什么呢?”

    “因为你们没有问它同意不同意。”

    还要问它同意不同意?哈哈哈,我和朋友开怀大笑起来。朋友松开了手中的花。是啊,小妹妹说得对,我们为什么没有问问这棵花呢,它同意不同意我们将它从树上摘下来呢?

    唐代诗人张九龄说,草木有本心。草木也有自己的生命、情感和想法。子非鱼焉知鱼之乐,我们非白玉兰,怎知道白玉兰内心的想法呢?

    门前的花园里,邻居新移植来一株花,是蔷薇花,叶儿翠绿,花朵含苞待放,生机勃勃的样子。也许是水土不服吧,刚栽上时,恹恹的样子,邻居想尽了各种办法,浇水、施肥、除草、去虫。每次经过我都能感觉到它的忧郁。远离了脚下那片熟悉的土地,头顶那方熟悉的蓝天,还有那些喜欢在它头上偶尔驻足的鸟儿,那些经常从它身旁走过的人,它一定是孤独的。但是有谁,能理解它的孤独呢?

    在我老家的河堤边上,也曾有许多的蔷薇花,花开时,像极了花帘,密密匝匝地垂下,不见始端,也不见其主根,只有淡淡浅浅的粉红铺满了整个河堤,春风拂过,挨挨挤挤的花儿就低吟浅唱。小时候,我和小伙伴常在这些花边玩,闻花香、评“花后”、找“花仙子”。那些花,见证了我童年和少年时光。我总以为,这些花是一缕“乡愁”,能指引着我回乡的路。但是现在,这缕“乡愁”丢了。去年时,有人把这些花移走了,打造了一排供人栖息的石凳子。回乡时,我对着那些光秃秃的石凳子,怅然了很久。

    是谁蛮横地把这些花移走了呢?如果我见到这个人,我不问别的,只想问他一句话:你移走这些花时,有没有问过它们同意不同意呢? 

     

    责任编辑:石亚娟
    CoypyRight 2000-2010 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
    联系我们 ICP备案: 蜀ICP备120048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