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设为首页
  • 加入收藏
  •   首页  >> 企业文化  >> 百花园  >> 正文    

    老矿工的记忆(微小说)

    时间: 2019年04月03日    点击量: 352     来源:达竹公司—渡市选煤发电厂   文作者:严有权  

    早几年,李老汉的胡子还是花白的,但今年看上去全白了,他的胡子没像他的头发一样掉落,密密匝匝地植在松弛的皮肤上。  

    同往常一样,李老汉一大早就在厨房摸索,其实厨房里的事他什么都不会做。他曾对首次到家抢着炒菜的大女婿说,男人进啥厨房,让她们女人去做。结果那顿饭大家就没见识到大女婿的厨艺。  

    在收拾得井井有条的厨房里待了老大一会儿,李老汉最终做了一件事,他将从净水器出来的脏水舀到了锅里,盖好了锅盖。  

    听到门有响动,李老汉连声说,来了来了,就急急忙忙去开门。腊月的清晨,楼道里空空如也,只有路灯在开门声的提示下尽责地亮着。他用目光搜索了一阵,又把门缓慢地关上,回到沙发上盯着没开电源的电视机发呆。

    家里其他人陆续起床,每一个卧室门打开都会发出声响,这声响对李老汉诱惑力极大,他会转头看谁从门里出来,也不知他看清楚没有,他张张嘴,嗫嚅着嘴想说些什么,最终却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。那些身影消失在厕所或厨房后,他又回头直直地盯着前方。

    哎呀,哪个把锅里装满了水?二女儿在厨房里大声责问。二女儿起早贪黑地忙事业,家里的许多事对她来说都是新鲜事,对一锅浑浊的水当然会大惊小怪。  

    站在洗碗池旁漱口的儿子转过头,张开满是牙膏沫的嘴说,那是外爷储备的消防水,说是防火灾。

    二女儿默然了,父亲的精神头每况愈下,前两年还分得清家庭成员的关系,现在有时会对家里除朱老太婆以外的人说,我们都是一奶胞母所生,你们是该把她喊嫂嫂啊。这个“她”就是朱老太婆,他老伴。记忆变得如此混乱,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    或许是前些日享受了太多暖阳,今天的寒意特别浓,客厅窗玻璃露了一丝缝,挤进了满屋冰冷,李老汉紧了紧厚厚的睡衣的领子,忍不住打了一个寒噤。

    到处都是迎接过年的气氛,朱老太婆也早早应景地泡了满满一盆糯米,这是她每年春节前的必修课,大年初一早上她会准时为家人端上融入浓浓祝福的汤圆。早饭后,她又开始翻弄这盆糯米。

    走哇,去开会呀!李老汉走到老伴身边,推她的肩。

    给你说过多少次了,你们单位都没得了,哪还有人通知你开会嘛!朱老太婆很是不耐烦,这都连续好几天了,疯老头总是在她最忙的时候吵着要去开党支部会议,不晓得他为啥就把这事记得这么牢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责任编辑:石亚娟
    CoypyRight 2000-2010 四川省煤炭产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版权所有
    联系我们 ICP备案: 蜀ICP备12004835